月明

-惟余两袖清风,此外一无所有。

可以叫我泠/4 0

搞同人主要为了开心。

非典型性杂食动物。

想搞青也了,溜走😃让我利用完剩下的国庆假期🌟

2018-10-04

【球岚】归而去

  ※球岚
  ※有对原著的捏造成分
  ※给Y @枕头虾
  
  
  
  《归而去》
  
  
  
  张楚岚醒来时,瞪着双迷糊的眼睛,摸摸身旁,凉的,那人早一个筋斗翻了十万八千里远。而此时窗外是灰蒙蒙的天,雾黑色的天幕闪着阴森的光,太阳依然藏匿在地平线下。他打开手机,白亮亮的电子屏幕上显示着凌晨三点。他揉了揉发涩的眼睛,不顾一切地倒了下去。个把小时后他认命地起来点了支烟,烟头把黑夜烫红了一个点,留下几缕飞烟。他睡得不稳不深,头脑隐隐作痛,他沉默地凝视着这个昏睡的城市,又点燃了一根烟。后来那个猩红的点再也没被黑暗吞没。
  
  
  
  他和王震球是在行动里相识的,王震球一头金色长发,细瘦的骨架,刀削似...

2018-10-04

一个置顶👌

✨置顶✨
✨掉粉预警✨
是泠,目前各种圈处于半退圈状况,写文灵感严重缺乏,开学后将长期不更。
本人极其话废+社恐,杂食性生物,准备拿lof养老(不是),欢迎找我唠嗑(。)
长期蹲守在一人之下圈,大部分时间在吃粮,有时良心发现(?)就产粮(……)严重溺爱王也和张楚岚,主吃青也和玉碧。球岚与肖球偶尔吃👌👌(球岚以后估计不会产辽……(躺。嚎叫一声一人漫画也总怎么还不出来!!
近期是村上春树和白乐天的迷妹💘💘各类文学名著补全中✨✨

2018-08-09

【玉碧】遗恨

  ※玉碧
  ※入坑好久了第一次交党费
  ※火锅店是虚构的,与现实无关
  ※对原著剧情有魔改,bug出没
  
  
  
  《遗恨》
  
  
  
  这是张楚岚第一次放张灵玉鸽子。
  
  
  
  那家火锅店在龙虎山脚下,不晓得开了几年,装横有些寒碜,钢铁直男风格,店里就支着那种塑料包皮的桌子,上头再架个不锈钢的锅。张灵玉来的时候,小店才坐着几小撮客人。张楚岚没来,张灵玉就拿了个空碗象征性地占个位置,旁边还要摆把椅子,空落落得看着挺奇怪。他要了个鸳鸯锅,他不吃辣,麻辣那边是留给张楚岚的。后来菜都端上来了,他自己在清汤里下了几盘蔬菜,大部分肉都倒进了麻辣锅里。煮得差不多了,他就先把蔬菜捞出来些,然后再去...

2018-07-11

【柒七】苦命儿

  ※柒七非同体,OOC!!
  ※可能是个烂俗悲情的私奔故事
  ※有角色死亡
  ※私设有,略微有点架空
  
  
  不,你不能走。
  
  
  柒对着垂死的我喊话,可惜我的脑袋又涨又冷,对他说的话已经听得不太真切,只能用余光看见他急切的口型,闭合和张开都那么快速,目光也那么急切。我曾觉得他大概是恨我的,可如今见了他这副模样,我才发觉,或许他也有情。我觉得这很奇妙,我跟他藏藏掖掖了大半辈子,到死时,他居然会守在我身边。我又想,我死后大概一切就真的结束了。在这个破庙里,我这个曾经的少爷,落了一身的恶疾,在淋淋漓漓的大雨入梁之际,双眼一撇,走了。
  
  
  《苦命儿》
  
  
  我和他第一次到这地儿,雨...

2018-06-19

【静临】偷安

  ※结婚纪/念日快乐
  ※OOC且雷且狗血
  ※慎
  
  
  《偷安》
  
  
  我曾经和他保持过一段床伴的关系。
  
  
  就在最后一天,我让他掐住了我的脖子。我知道他不敢用/力。我想死,他就偏不让我死,你知道的,他总爱和我唱反调。我只能按住他的手,逼着他掐死我,什么往事啊,在脑子里一闪而过,最荒诞的是,我最后想到的,居然是我不想死。就在那个时候,他迅速地松开了手。
  
  
  我的呼吸再次通畅了,他的手就像触电般离开了我的脖子。我摸/着黑,在他的床铺上坐起,他夹/着烟,点燃了一簇火,他几乎看都没看我一下。你他/妈/的就是个混/蛋,小静,我这样告诉他。他只说,别再来了。
  
  
  他叫我别再...

2017-10-03

意气风发

  ※丁果中心,无cp向
  ※人物属于不思凡,OOC属于我
  
  
  《意气风发》
  
  
  若你要问丁果,为何会当上五行师,做这样的事,吃力不讨好。但做的人少,又偏不能没有。年少的丁果当然想不到那么多,什么苦,什么难做,他一概不论。这大可理解,年轻人总不在意那么多,因为他们有的是未来。然后便做了吧,就这样模模糊糊得当上了。
  
  
  师傅总说,他是个可造之材。
  
  
  他天赋极高,自幼便有多许赞美之词围绕着他。很多早他入师的同门子弟,杀起鬼来,还未有他半分巧劲。如此这般,便在一开始就赢了一截。他虽说调皮,但从小也是乖乖巧巧地跟着师傅练功,凭着这份天资,他完全可以不参与任何后天练习,但他还是...

2017-08-13

【静临】不言

  ※狗血且烂俗
  ※晦涩向
  
  
  《不言》
  
  
  折原临也早上起来,意识是昏沉的,在眼皮打抖的时候,他看到了床边的另一个人,不想给自己思考的时间,直接扭过头,抱起衣服走向浴室。后方的疼痛感,确确实实地表明了他的猜想的正确性,夜半时分,一个醉鬼去找另一个醉鬼,便产生了无比套俗的情节。他觉得当下最重要的,或许是从等一下就会清醒的暴君手里保住自己的命。
  
  
  现在逃命还来得及吗?
  
  
  他视线向下的时候,看到了咬痕,反胃的感觉在全身翻滚,身体冲到了洗手台,手指压着舌根,强行催吐。到了将泪也逼出来的地步,也未能吐出什么东西,倒是舌根,沉甸甸地疼。
  
  
  那头传来了别的声音,他换上...

2017-04-15

震惊!令无数老司机都为之流泪的接龙,看你能坚持到第几棒。

好的,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,我们六个写手和一个画手弄了一个接龙,就是给小静当生贺啦。

其实就是一次可怕的炸车行为,我告诉你们我们一开始是想开车的,你信吗?

之后我们五个傻白甜还有幸见证了两个大佬黑得不行的构思。


好了,不要再说了,就让我们一起欣赏一下这次画风诡异的接龙。

>第一棒:黑金 @Rumors.黑金

“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。”那人把他按在落地窗上,用牙咬开他衬衫的扣子,无视他的挣扎在那边自说自话,“但是在那之前……我想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了,临也。”

 

“我不认识你!”临也再次挣脱无果,肩胛骨狠狠地撞在玻璃上,痛得他闷哼一声。如果这人再用力一点把落...

2017-02-09

© 月明 | Powered by LOFTER